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图书馆 > 两刊一新 > 网络文摘

一粒青盐:‌停滞不前,根在思想垄断

栏目:网络文摘|时间:2024-06-03 13:19|阅读:26

停滞不前,根在思想垄断

  盐族 2024-05-09

  中国思想自由的黄金时代

  是如何沉没的

  文|一粒青盐

  

  董仲舒说:“《春秋》大一统者,天地之常经,古今之通谊也。”此言本无可厚非,毕竟春秋战国虽百家争鸣,诸子百家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理想,那就是“政治的大一统”。然而,董仲舒接下来给武帝刘彻提出的对策却有些匪夷所思,他认为“诸不在《六艺》之科、孔子之术者,皆绝其道,勿使并进,邪辟之说灭息……”此所谓“罢黜你百家,独尊我儒术”。

  凭什么不属于儒家“六艺”范围之内、不符合孔子学说的学派都要禁绝?为何不许别家学说与儒学并进,还要给人扣上“邪恶不正”的帽子灭绝而后快呢?这位所谓的“儒者宗”利用政治国策手段,打击学术异己之心暴露无遗。

  其实,“儒者宗”并不“正宗”,甚至孔子亦非儒学之开创者。孔子倡导恢复周礼,推崇的是周公姬旦,并尊其为儒家“圣人”,周公的“敬德保民,制礼作乐,立典建章”才是儒学初衷。

  孔子传承发扬周公思想,只说君臣父子夫妻关系很重要,处理好此关系要遵循常理。而到了董仲舒这里,就绝对化了,上纲上线,即谓“三纲”,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,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。

  经董仲舒这么一篡改,还把孔子立为了“圣人”,硬拉来充当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统治的帮凶,专制君王利用董仲舒的“伪儒”国策,牢牢锁死中国人的思想自由数千年。

  其实,诸子百家对思想自由、学术流派大多是持包容态度的,儒道法墨各派,虽都潜藏着“政治大一统”的思想,但却并没明确主张社会思想的绝对统一。公羊高的“何言乎王正月?大一统也”仅指“大一统”让天下实行王的政令,而非思想排挤与禁锢;仲尼说“礼乐征伐自天子出”,孔子心中的理想帝王是应握有“一统天下”的权威,但孔子讲学,却并没“罢黜你”“独尊我”之说;老子主张以“一”为本,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“大一统”思想本体论,老子传道,也没说多少你儒家的不是;就连“专治主义中央集权理论”集大成者的法家韩非,虽批“儒以文乱法”,也不过是针对当时之儒生,而非对儒家思想的全盘否定,反而对孔子持敬重的态度;更不要说墨子的兼爱非攻了,人家讲的是一个“和谐相处、包容共生”的理想社会。

  春秋战国时期,“大一统”思想的内涵是“政治一统”与“华夷有别”,思想的包容与开放形成“百家争鸣,百花齐放”,直至儒法二家异军突起。韩非弄出“专治主义中央集权”理论之时,赢政正为“统一六国人心不齐”发愁,加之皇长子扶苏建言:“天下初定,远方黔首未集,诸生皆诵法孔子,今上皆重法绳之,臣恐天下不安,唯上察之”,于是,赢政利用法家理论,“任刑罚以为治,信小术以为道”,搞出了惊世骇俗的“焚书坑儒”,“灭先代典籍,天下学士逃难解散”。

  以董仲舒为代表的新儒家,一提起嬴政的“焚书坑儒”,便怒发冲冠。我们甚至怀疑,“焚书坑儒”是董儒歪曲历史而夸大其词的故事。

  赢政焚书不假,或许仅烧了一部经孔子春秋笔法的《尚书》而已,因为《尚书》记录的是商周统治者的讲话,宣扬的是春秋战国时代的“分封制”,而赢政的国策是大一统“郡县制”,《尚书》不啻一部为前朝翻案的反书,禁毁自在情理之中。所谓“坑儒”,只不过是问案定罪了几个激进的儒生,而后却“诸生争相告引”,自己人狗咬狗咬出了几百人。

  这样看来,秦始皇虽“黜儒术而任名法”,法度森严而杀伐果断,但对诸子百家思想却是有些宽容的,不然也不会有那么些先秦典籍存世,也不会有儒家后来的兴盛,更不会出现董仲舒这位新“群儒首”了。

  而董仲舒却利用“焚书坑儒”,煽动思想学术派系仇恨,搞起政治诈术,排斥异己,借刀杀人,置其他学派学者于死地。

  后来的事实证明,董仲舒的新儒学和周公、孔子的儒家全然不一,董儒学派没有能力单独存在,他必须跟权势结合,不久就沦为既得利益当权派的打手,与韩非法家一道,成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统治的帮凶。

  “天子”和孔子一道被神化,禁锢臣民思想自由,泯灭人民的个性,曾发出万丈光芒的思想学术自由的黄金时代沉没,取而代之的是漫长而单调的“外儒内法”的皇权专制时代。

  随着岁月的增加,儒法控制也越加严密,中国人的思想意识终于完全丧失想象空间。

  至清朝,对“政治大一统”进行全新的阐释,突破了此前的“华夷之别”和“内外之别”,突出华夷一体、中外一体。与政治大一统相匹配的是思想文化的大一统,确立对儒家思想的高度认同,唯我独尊,夜郞自大,闭关锁国。

  亦正是这种思想意识的单调统一及儒家对祖先的崇拜、厚古薄今,造成中国社会一度停滞不前,并产生一种奇特的现象:凡是促使进步的任何改革措施,儒家系统几乎全都反对。同时,中国人因为被儒法摧残斲丧过度,对任何改革与创新都畏缩不前,使现代化进展至为迟缓。

  那位因一句“官员是改革中相对受损最大的利益集团”而成为“人民公敌”的经济学人评价这段历史说:“停滞不前,根在思想垄断”。

  孔丘,虽然他也崇古,但这位胸怀开阔、诲人不倦的智者却在徒子徒孙造神运动下,被塑造成不可侵犯的圣人,无端承担了阻碍进步的恶名。

  康德认为,把人和动物区别开的,不过就是思想,如果思想自由被禁锢,人类也就难有进步了。我们如果只接受一种思想,也不可能有再进步。

  所以,伟人提出,要解放思想。

  

  盐选悦读 有点味道

1
0

  


老子大学(共产主义ABC) www.gczyabc.cn  网站地图 红军大学(毛泽东人民讲)
电话:15998980906 地址:中国重庆市南岸区南城大道28号渝南佳苑 邮箱:241839300@qq.com